至少14「途人」掟磚 大狀質疑選擇性檢控 警:未查完或更多人被捕 律政司:考慮證據公眾利益

【明報專訊】控方在結案陳辭時曾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非黑衣人當日掟磚傷人,都要面對法律後果。本報翻查呈堂片段,發現14名「途人」(非黑衣人一方)涉曾掟磚,亦有「途人」錄口供時承認兩度掟磚。事隔至今逾兩年半,除本案兩名青年被起訴,暫未有「途人」被控。有大律師表示,掟磚的「途人」原則上都要承擔法律責任,質疑當局檢控標準不一,形容是「選擇性檢控」。

警方回覆本報查詢表示,本案調查仍在進行,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而警方執法時會不偏不倚,公平公正,以及考慮證據和實際情况,根據法例採取適當行動。律政司回覆稱,每宗案件檢控與否,必須就所得證據和法律作客觀分析;若有充分可被法庭接納的證據,令案件有合理機會達至定罪,並在符合公眾利益的情况下,才會檢控。

本案發生時,黑衣人和「途人」兩邊皆有人掟磚。本報翻查其中一條呈堂的網上片段,透過衣著、髮型、身高和樣貌等特徵,辨認到14名「途人」涉向黑衣人方向掟磚,亦有3名「途人」涉手持棍狀物。片段顯示,有人連續兩次掟磚,影片未能確定有否擊中人。

控方證人稱請假清路障 認曾掟磚

本報取得控方證人柯明玉的書面供辭,她承認曾經出手掟磚。根據書面供辭,她當日接到女兒的學校來電通知停課,考慮到附近交通工具停駛,她決定向公司請假,並帶女兒外出清理路面,「睇下可唔可以盡返自己一點力量,幫忙執拾一下路上嘅磚頭」。

她在供辭表示,當日帶女兒到北區大會堂外清理磚頭,突然有磚頭從黑衣人中飛出,其間有人被圍毆,她「用磚頭掟向圍住藍衫市民嘅黑衣人方向」,希望嚇走黑衣人。她承認自己約向黑衣人掟了兩塊磚,「除咗見到有黑衣人圍攻市民,會覺得好嬲之外,當時其實都好驚」。

大狀:掟磚「途人」或涉集結襲擊

一名不願具名的大律師表示,從影片截圖可見,掟磚的「途人」或涉非法集結、普通襲擊或企圖傷人等,持武器者或涉管有攻擊性武器。該大律師稱,一般而言,襲擊的定義廣泛,即使無人被磚擊中,掟磚者仍可被起訴,例如2020年時代廣場鋼柱案,被告拋下的鋼柱沒擊中人,仍被裁定「企圖有意圖而傷人」罪成。該大律師質疑當局檢控標準不一。

前警司:未必能確認「途人」身分或先查死者遇事

前警司黎家智表示,雖然片段拍到「途人」的動作,但未必確認到「途人」身分,警方蒐證有一定難度。他估計警方現階段可能集中調查死者為何遇事,至於其他途人有否違法,警方不會掉以輕心,「警隊唔敢唔調查,會畀公眾一個交代」。他又稱,2019年發生不少暴力事件,有人或者僥倖逃避法律責任,「無論哪一方,2019年好多犯法的人好好彩」,但指警隊着重透明度,不會偏袒執法。

明報記者 余卓祈(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上水掟磚案 三罷 反修例事件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