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索帶定罪首案 終極上訴得直 官:「非法用途」詮釋倘不受限 將變「思想罪行」

【明報專訊】2019年11月2日維園警民衝突,34歲地產經紀涉藏48條索帶,審訊後被裁定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成,判囚5個月2周,為首宗管有索帶被定罪的案件。地產經紀就定罪和判刑提出終極上訴,終審法院昨日頒下判辭,5名法官一致裁定被告上訴得直,並指出索帶不屬束縛人身類別,不是攻擊性武器,也不是適合作非法進入的工具。判辭指出,若就條文中「非法用途」給予不受限制的詮釋,會令條文下的罪行成為「思想罪行」(thought crime)。

律政司:尊重裁決 助澄清法律觀點

律政司回覆稱尊重終院裁決,這有助澄清相關法律觀點,會詳細研究判案書及相關資料。警方表示會視乎每宗案件的實際情况,包括相關事實、行為和意圖、證據等,有需要時徵詢律政司意見。

上訴人為陳俊傑,代表為大律師關文渭;答辯方為律政司。上訴人去年遭上訴庭駁回上訴,即時服刑。據了解,他在服刑完畢後已離港。

上訴人囚5月2周 服刑後已離港

判辭由終院首席法官張舉能頒下。本案爭議《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17條中「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列明「任何人管有任何腕銬或其他為束縛人身而製造的工具或物件,或管有任何手銬、指銬、攻擊性武器、撬棍、撬鎖工具、百合匙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屬違法。上訴方認為條例只能涵蓋束縛人身、傷害人身和入侵處所3類用途,「其他適合非法用途的工具」應使用「同類原則」,屬入侵處所一類。

上訴方所指的「同類原則」為詮釋法律條文原則,即前句列出數項具體事物,後句使用總括性的字眼,會受前句列出的物件類別所限。答辯方則認為,「其他適合非法用途的工具」應屬第四類組別。

非束縛人身等 不屬條例定明3類用途

就條例的詮釋,張官在判辭表示,必須顧及條例的歷史演變,條例原先涵蓋兩個組別,分別為「矛、棍棒及其他攻擊性武器」及「撬棍、攝鎖工具、百合匙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按照條例最初版本至今,「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應如上訴方所指,可應用同類原則,即把「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詮釋為適合作非法進入的工具。條例之後於1984年修訂,亦只是針對束縛人身而製造的工具或物件。

對於上訴庭認為條文可使用「時代釋義」開放詮釋,並應以中文文本為準,張官表示條例經多次修例,並非擴大控罪範圍,又認為若就「非法用途」給予不受限制的詮釋,涵蓋範圍會變得極其廣闊,有違立法機關克制、循序漸進修例的方式;而且中文文本未有準確翻譯英文原文,亦無法套用「同類原則」,故應以英文原文為準,即把「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收窄解釋。

終院遂裁定,涉案的48條索帶不是為束縛人身所製造,不屬束縛人身的類別,亦不是攻擊性武器,也不是適合作非法進入的工具,故涉案索帶不屬第17條涵蓋範圍之內,裁定上訴人不應在此條例下被定罪,裁定其上訴得直。

明報記者【案件編號:FACC 1/22】(反修例風暴)

■明報報料熱線﹕[email protected] / 9181 4676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