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處墜屏報告 孫玉菡:涉司法程序不能即公開

【明報專訊】男團MIRROR紅館演唱會上月底發生屏幕墜地意外,勞福局長孫玉菡昨日表示,勞工處會循《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調查事件,現處蒐證階段,難斷定所需時間。他表示,因事件涉司法程序,不能公開最新發生的工業意外調查報告,需待法庭有判決才有下一步工作。他說勞工處過往亦未必會公布工業意外整份報告,而是將主要內容輯錄,通過不同途徑與公眾分享,告訴相關者工作時的注意事項。

工權會批保守 稱可待程序完成公開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表示,對當局或不公開調查報告感失望,認為做法保守,未顧及公眾關注。她說可待完成司法程序才公開調查報告,詳細披露意外原因,使業界警惕,亦讓公眾有監察權和知情權。

助釐清舞蹈員自僱否 稱不能只看合約

今次意外引致兩名舞蹈員受傷,自僱者因工受傷未可按《僱員補償條例》獲償。孫玉菡昨在港台《星期六問責》表示,勞工處將協助釐清舞蹈員是否自僱,強調需視乎實質工作狀况,「即使簽了合約寫自僱,亦不代表一定是自僱」。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理事張惠婷表示,主辦單位一般以「服務合約」形式聘請舞蹈員,即使場地擁有人要求主辦單位為員工購買保險,由於是以服務形式合作,相關保險亦毋須涵蓋舞蹈員,主辦單位便能減省聘請成本。

孫說,勞工處正協助事件中的舞蹈員與公司釐清他們是自僱還是僱員,強調不能單憑一紙合約判斷員工是否自僱,須視乎實質工作狀况,例如他們有否自主經營的權力、能否控制工作、能否自行聘請幫工和是否自負盈虧,而法庭亦曾有相關裁決。他又說,如雙方經勞工處協調仍無共識,最終需由法庭裁決,而根據過往經驗,都可經勞工處調停解決。

被問到會否參考吊船等工業場所,為規管舞台安全另立附例,孫說工地環境較固定,舞台性質變化較多,兩者未必可完全類比,如有需要可就舞台提出實務守則。

張惠婷解釋,主辦單位以「服務合約」形式聘請舞蹈員,部分甚至會列出不受保障的範圍,舉例演出突然取消不獲賠償。另一種形式則是「口頭承諾」,即發放簡單短訊,內文列出演出的時間、場所和薪金,作為短暫和單次僱用,同樣未有提及受傷的賠償安排。她說在如此情况下,即使行內很多舞蹈員擔心保障不足,惟因不希望失去工作機會,亦不會向「僱主」提出額外要求,反而有部分舞蹈員會自行購買保險,一旦受傷失業時多一個保障。

相關字詞﹕自僱人士 勞工及福利局 僱傭補償條例 Mirror演唱會

一統徵信, 一統徵信社, 一統徵信趙維君, 趙維君, 趙柏凱, 一統徵信趙柏凱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