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街症排通宵 港牙醫比例貼近伊拉克 政府牙醫空缺率16% 業界促撥資源服務公眾

【明報專訊】衛生署在全港11間診所向市民提供牙科街症服務,新冠疫情下常現基層市民通宵排隊「等剝牙」人龍。據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資料,現時本港有2700多名牙醫,以人口計即每1萬人口約有3.7名牙醫,低於不少發達國家和內地,比例僅稍高於伊拉克。醫學院每年培訓數十名牙醫,惟大多投身私人市場,而衛生署的牙醫離職人數愈來愈多,職系空缺率由2019/20年的2.8%增至現時15.7%。就基層睇牙醫難問題,港大牙醫學院助理院長(對外事務)梁耀殷及牙醫學會會長王志偉均認同政府應將更多資源撥作服務公眾。

明報記者 畢嘉敏、張煒琳實習記者 李芷珊、陳紀宜醫衛局:檢視納基層醫療服務考慮研引入非本地培訓牙醫途徑

醫務衛生局表示,會在基層醫療健康藍圖的框架下,檢視把牙科服務作為基層醫療服務的一部分,並積極考慮研究引入合資格非本地培訓牙醫的途徑。

據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的資料,現時本港有2441名居港的普通科牙醫,及310名專科牙醫,牙醫與人口比例約為1:2720,即每1萬人口約有3.7名牙醫。本報以香港牙醫數據比對世衛組織數據,香港有關比率低於不少發達地區如新加坡,以及內地(見表1)。

疫下名額減 11診所每周數十個

本港牙醫大部分在私營市場執業,剝智慧齒等收費動輒以千元起計;至於公營服務,截至今年7月1日,衛生署共有312名牙醫職系人員,主要服務對象是公務員、退休公務員及其合資格家屬,雖然衛生署有提供牙科街症,但疫情下服務名額大減(見表2),而每間診所每周只有數十個名額。

港大牙醫學院助理院長(對外事務)、口腔頜面外科臨牀副教授梁耀殷表示,本港牙醫與人口比例正慢慢改善,難言多少牙醫才足夠,因牙科與很多其他治療不同,「由止痛或者治療一些簡單的問題,到一些美容上的牙科治療,有很大分別」。

近年政府增加教資會資助的牙科首年學士課程學額,由2016年前每年50個學額,增至2022/23學年的90個,梁耀殷說,學院已盡力配合政府增加本地牙醫供應,增加學額後要擴建課室,部分課堂也要改為分時段上堂。他指現時政府提供公營牙醫服務的資源少,主要是提供兒童牙科保健和小部分的牙科街症,認為應撥更多資源服務公眾,令普羅大眾有牙痛等問題時仍有公營的選擇。

梁耀殷:牙科學額增 已盡力配合王志偉:止痛脫牙簡單 可調動人手

牙醫學會會長王志偉表示,政府提供的緊急牙科服務只限止痛及脫牙,程序較簡單,認同可調動人手照顧更多市民。他又建議政府將學童牙科保健服務,由現時只限小學擴展至幼稚園及中學,並採用公私營協作模式,長遠改善市民口腔健康,「一條龍、一連串的計劃,每人到老年時,牙齒都會比現在好」。

醫務衛生局回覆稱,本港一般的牙科護理服務主要由私營和非政府機構提供,政府有為公眾提供緊急牙科服務,在11間政府牙科診所提供街症服務,在7間公立醫院提供口腔頜面外科及牙科專科診治等。局方又稱,有推措施照顧在牙科護理方面有特別需要者,如學童牙科保健服務、由關愛基金撥款的長者牙科服務資助等,長者醫療券計劃也可用作牙科服務,政府會在基層醫療健康藍圖的框架下,檢視把牙科服務作為基層醫療服務的一部分。

局方:服務量飽和 無法劃額外時段

醫衛局稱,政府牙科診所服務量已達飽和,衛生署無法再劃出額外時段增加街症服務。衛生署在疫情下,把牙科街症名額減半,衛生署回覆本報表示,會繼續密切注意疫情發展,適時檢視牙科街症服務名額。

對於牙醫供應,醫衛局稱,增加學額後,預計未來5年會有約400名牙科畢業生成為註冊牙醫;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2015年起把為非本地培訓的牙醫舉辦的許可試,由每年一次增至兩次,並優化許可試個別部分的安排等,以吸引更多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牙醫在港執業,政府並積極考慮研究引入合資格非本地培訓牙醫的途徑,以期增加有關人手供應。

■明報報料熱線﹕[email protected] / 9181 4676

zh_TWChinese